我去!我要改备注

钻心噬骨

也许只有相似的人才能彼此理解,就像两年前的karry如此深刻的了解自己的父亲,就像如今的王俊凯太清楚自己的母亲。

因为自己和妈妈都一样是温柔血腥的人啊。

那样温柔的母亲妥善藏好的刺,怎么肯用它来伤害自己最爱的孩子呢。她终于还是选择了原谅和宽容,那些尖锐的钝痛全被她小心的隐藏在血肉筋骨的每一处,她是那么和善温柔的扶起自己视为骄傲的大儿子,然后安稳的说出不介意了,你去照顾小凯吧这样的话。

这些情景王俊凯太轻易就能想到,从来只更温柔的王俊凯,怎么舍得让其他人难受,何况这些事牵扯到的从来不是其他人,是母亲和哥哥,或者说,是亲人和爱人。

所以,给我吧,都给我吧,溃烂也好,伤口也好,骨断筋折也好,血肉模糊也好。

给我吧,那些锋利的需要隐藏的刺,都给我吧,我有足够的血肉把它们妥善包藏,何况。
我还有一张,最光鲜的不会被戳烂的好皮囊。
世上最温柔细致的人,总有最完美无瑕的伪装。
他就活该承受更多的悲伤。

王俊凯和karry商量着租了间屋子,无论是他还是karry,似乎暂时都不太想面对母亲,即使她说着不介意说着无所谓,可再不介意又如何,难道他们能真的泰然的在她面前恩爱谴眷,还是留在那里假意的兄友弟恭?前者太残忍,后者太虚伪。

他们俩的行李都少的可怜,王俊凯仅仅从家里拿了几套厨具,和当时从重庆买来炖汤用的砂锅。好在租来的房子家具都是全的,两个大男人也不需要置办什么东西,简单收拾收拾屋子就正式安家住下了。

似乎,看起来,也许。是像当年在重庆一样的日子。

一向敏感的karry这一次或许被喜悦冲昏了头脑,并未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那一摔之后又赶上流感,王俊凯真正虚弱了好一阵子,可他似乎安闲不下来,总是扑腾着往外跑,不知忙些什么。karry不愿意多问,也不想缠的太紧,只是享受着浮生安闲,美人在怀的生活,王俊凯不在的时候就碾墨写字,若是王俊凯在家得空画就几张速写,虽然碍着王俊凯身子没好利索始终不敢折腾他,但到底住在一起,平日里亲吻倚偎再平常不过,颇有一种温柔乡即英雄冢的架势,优哉游哉不亦乐乎。

如果习惯了假象蜃影,真相大白的时候,就要多承受千万倍的苦楚疼痛,就像被打了麻药之后开膛破肚。倘若亲手划开你的皮肉打碎你的骨骼的人,恰好是被你温柔的搂在怀中亲吻厮磨的那一个,真是中了头彩那样的幸运。

恭喜你,karry。你终于有机会体会狗血小言作者描写的那种撕心裂肺骨断筋折的滋味;终于亲身经历了一回茫然空荡的钝痛和神经尖锐的挣扎共存的感觉。终于,成为了王俊凯那些细密锋利的刺戳伤的第二个人。

karry。你该庆幸。

他那些刺从来不冲着外面的灯红酒绿,你疼,是因为你现在,不是外人。

他折磨你,也折磨自己。

karry只是顺手替在厨房忙碌的人接了电话而已。时代峰俊练习生通过,北京机票预订通过,王俊凯。karry攥紧了王俊凯的手机,望着屏幕上嘴角上扬的温柔少年。

原来最狠心的人,一直是最温柔的人啊。能狠下心自己独自承受折磨的人,也许才从来是最无情的那一个。

王俊凯端着刚熬好的汤回到书房,看着双眼通红面色有些狰狞的karry和手里几乎快被攥碎的手机,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王俊凯顿了顿,一言不发转身出去把汤倒进了厨房水池,刷好了锅,小心仔细的擦干净。然后重新回到了书房。

书房里的人仍然一动不动的站着,像是受伤的野兽,随时可能暴起噬人。

王俊凯平静温柔的沉没,带着他标志性的,固有的笑意,一脸温和的望着眼前暴戾疯狂的人。静静的等待。

等待karry开口。等待像过去的日子一样,承受歇斯底里,承受暴怒尖锐,承受那些难过和悲伤。

“我真傻。”karry嘶哑着开口,说话间断断续续已经带上了哭腔,他极力压抑着自己波动的情绪,努力吸气说着话“我好傻啊。”

没有愤怒,没有质问,没有爆发。王俊凯有些慌乱。

karry扯了扯嘴角,露出勉强而破碎的笑容,“是我还不够好对不对。不然你就不会一直跑。两年前你跑到美国来,是因为我笨我要面子我傻我不知道珍惜,可是我知道错了啊,我来找你了啊,你抱我的时候,我以为我们能在一直一直一起了。”

小凯呐,你不要嫌弃我好不好,你不要跑好不好,就算我不够好也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会改,我什么都能改…”karry再也说不下去,崩溃放声大哭了起来,这个一向孤独清冷的少年普通一声跪在了王俊凯面前,像不久前跪在母亲面前一样卑微无助,脆弱易碎,他蜷缩成一团,匍匐着艰难的哽咽着。

“是哥不好,你不喜欢那我们可以重新好好的是兄弟啊,不要再离开我了。我没有爸爸妈妈也没有弟弟了,除了你这么一个爱人,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王俊凯没有想到是这样的场景,他原本做好了承受怒吼质问的准备,可迎面而来的泪水和哀求几乎摧垮他神经的防线。不知道如何开口,不知道如何选择,王俊凯觉得自己现在乱极了,无数声哀求,母亲的,哥哥的,亲人的,爱人的,压抑的,肆意的。像催命的魔咒,不断重复盘旋在他的脑海。只是他还没来得及理清头绪,karry已经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

到底是弯不下骨骼的人,即使全线崩塌的悲伤和下意识的哀求,片刻间就让karry掩饰的无影无踪,让人以为刚才的一幕幕都是幻影。仿佛此刻眉目分明的少年从头到尾都只是淡淡挑了一下眉示意他知道了真相,最残忍的真相,最无所谓的真相。“护照签证我看一眼。”karry的声音平静的吓人,似乎感情已经在刚才消耗殆尽,他伸手接过王俊凯递过来的签证,食指轻轻触碰着照片上的人温润的脸,与自己一样的桃花眼。他那样小心仔细的看着,温柔的像要把这幅样子刻在心里,像告别,像永诀。“小凯啊。”karry把护照签证揣进自己风衣内侧的口袋里“我不能,也不可能再让你跑了。”

王俊凯茫然的看着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忽然收起自己的护照,更不懂他接下来要说什么。“很抱歉我让你痛苦过,很抱歉我害你带着痛苦一次又一次跑开。”他真挚的看着王俊凯,缓慢而清晰的咬字,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karry惨然一笑“我还给你。”他左手拿起写字台上的黛青砚台,平静的最自然不过。直到砚台缓慢又迅速的砸在karry右手手腕上,王俊凯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karry仰着头,努力控制着因为剧烈的疼痛流出的泪水,缓缓的吸着气。然后没有停顿的,再一下,又一下。他原本修长好看的右手,肿胀瘀青,扭曲不堪。karry看也没看,直接把砚台摔在了地上,黛石碎了一地,大块崩起的碎片擦过王俊凯左手手腕,留下鲜艳妩媚的嫣红和泛着白肉的伤口。这是karry最喜欢的砚。只是,他以后再也用不到了。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用这只手写好看的字了。

“我不欠你了。”karry声音因为剧烈的疼痛带上了不可控制颤抖,浑身都是冰冷的汗水,真真实实的疼痛几乎让他昏死过去,但是他硬是咬着牙仰头站着。像最开始一样,孤独清冷,孑然一人。纵然在尖锐刻骨的疼痛下他仍然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再也不能做的事情,除了写字,还有拥抱眼前人。生活终究给了karry最完美的一课,用他毕生最热爱的两样事物告诉他,永远,不要相信任何人,无论那个人看起来多温柔美好,也不要沉溺放纵,否则就是椎心蚀骨的不堪和狼狈。karry伸手推开王俊凯然后递过去自己的护照和身份证,“我替你去北京,就算还两年前你替我上学的债。王俊凯,请你在美国,替karry好好生活。”

没有等待回答,karry拿着王俊凯的手机,踉跄着走了出去,又折回来从书架上抽出速写本,小心的揣在怀里。决绝仓促,再不回头。巨大的关门声像是野兽的悲鸣,在支离破碎的空间里盘旋回响。王俊凯,如果你不愿意带着喜悦热爱一辈子和我在一起,那就算让你带着内疚悔恨一辈子活在阴影魔障里,我也不要放过你。过了很久王俊凯才恍惚着回过神来,瘫坐在地上,像是丧失了悲伤这种感情,他意外的没有哭出来,只是面色苍白的吓人,仿佛是烧制的瓷娃娃,精致没有灵魂,空洞的双眼无神的茫然放空。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腥气和隐约不真切的墨香,王俊凯撑着墙缓缓站起来,似乎并没察觉自己左手狰狞可怖的伤口,他缓慢笨拙的凑到写字台前,摩挲着karry最后写下的词句。还将旧来意,怜取眼前人。颤抖着划过才干的墨迹,小心的像是抚摸爱人的脸颊,他一遍一遍用指尖重复描写着最简单的词句,这是他爱人的绝笔,是他爱人留给他最真挚的情话。像一把锋利的剔骨刺,准确迅速,直插心脏。因为这也是最直白的嘲讽,最无力的悲伤,最仓促的绝笔。是绝笔。

序里面忘记写了,原文作者MIss1106babe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