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我要改备注

钻心噬骨

王凯瑞,王俊凯。
开始时一模一样的脸,终究是随着很多事情的变迁,被岁月修饰出不同的光芒。
幸福的时光崩塌后执意陪着妈妈逃开的那一瞬间,王俊凯就再不是无忧无虑的小少爷。美国的风雪终究包裹也保护了他内心深处的柔和,最开始的不适慢慢被西方的热情填满,拿起篮球的他似乎找到了自己的依托,奔跑在球场上的他不是无家可归的王俊凯,不是背井离乡的王俊凯,而是能让同龄西方人也惊叹的优越SF王俊凯,是慢慢打开心扉的王俊凯。那几乎是王俊凯离开重庆以后漫长时光中为数不多的安稳踏实的日子,恍惚间让人以为余生安乐似乎就在眼前,也许他可以成为职业篮球手,找一个眉目温柔的中国女孩儿,平凡安稳,岁岁无忧。
可是妈妈总要找到依靠,王俊凯一时间全是多余的感觉,生来讨厌给人添麻烦的王俊凯又仓惶不安的逃回了重庆。
似乎发生了最理所当然的戏码,却促成了最出乎意料的结局。所有深可见骨的伤口,肠穿肚烂的剧痛,反复疯狂的折磨,在一瞬间缓缓铺开,命中注定,无处可逃。
等待他的,是最安心熟悉的怀抱,是最深刻绵长的想念,是最清冷孤傲的少年,是最恳切真挚的爱。还有,最痛苦复杂的纠缠。
彼时的karry早已全是敏感冰冷,固步自封,很少和同学交流,甚至干脆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沉默着度过日夜,每一次张开双臂都被挑筋折骨的少年再没有拥抱任何人的力气,也早没有再让自己疼痛的勇气,即使那个人是他曾经最疼爱的弟弟,说出的话也始终冰冷刺骨,刻薄尖锐。
“我弟弟早死了你不知道么?”
“你恨不得我死了才满意是不是?”
“你还想从我这里要什么东西呢?妈妈爸爸你不是都有了么王俊凯,你连我最后剩下的亲人都不肯留给我么?”
“你是巴不得和我对比一下让人知道你有多好是不是,好啊那我如你所愿。”karry抬手拿起木桌上的黛墨砚台近乎疯狂的扔向不肯离开的王俊凯,却望着对方瘀青的肩胛忽然哭了起来。
karry终究还是张开了双臂,给和自己一样倔强无措的弟弟最踏实的怀抱,揉着他的头发,感受他在自己怀里蹭来蹭去,听着他边吸鼻子边说哥最讨厌了。
尽管没有特别温暖,但是小凯啊,我给你的,是我最后的温柔。
karry仍然不愿多说话,只是嘴角慢慢有了微微上挑的痕迹,他仍然坚持不去人多的地方,闷在家里或者研磨润笔,或者简单重复枯燥的临写着字帖,他之前所有的苦痛都沁在了笔墨勾勒里,只是在日日夜夜的陪伴里,不知不觉间肃杀干练的字迹竟然慢慢变得圆润清凉,王俊凯原本一开始也粘着要学,只是孤独沉寂终究不舍得将痛苦扔给仍然温暖的少年,更多的时候他只是站在karry身后,安静的看着自己哥哥真挚认真的背影,又或者厨房里尝试着蒸煮各式各样的汤。karry每次看着自己弟弟歪歪扭扭的字迹,总是强忍着笑意看着身边委屈的少年叹气“小凯呐,真的好难看啊。”karry最温柔的时候才会用左手拿起铅笔,他练习右手写字左手速写,原本是讨父母欢心的乖巧,慢慢变成了打发岁月的手段,他原本只是随意画风景,画梦境,画回忆,画不知名的梦魇魔障;后来王俊凯成了他最佳的模特,一张一张白色素描纸里偷偷隐藏着王俊凯所有的姿态,吃饭睡觉微笑撒娇恳求,刚刚洗完澡擦着湿漉漉头发,看着NBA睡着在沙发上露着肚皮,在厨房里忙碌着炖着自己爱喝的汤。自己的弟弟永远是夹杂着生活气息的暖流,不像他连最擅长的东西都是雪月风花的飘渺,karry看着王俊凯和自己一样修长的手掌,甚至连茧纹都一模一样,只是一个因为握笔折磨,一个因为篮球炊火。偶尔拗不过自己弟弟央央的恳求无奈的带他出门买最新款式的球鞋,看着他奔跑在球场,眼睛里渐渐浮起了笑意。从此那些画里又多了一类,打篮球的王俊凯,认真跑动,真挚投篮,以及进球之后压抑不住的快乐,似乎都被坐在一边的karry刻在了一张又一张的白纸上。偌大的球场上只有两个少年,他们有着相似的眉眼,似乎是最美好的风景。只有画着画的karry知道,真正的风景,是眼前人。这些画有共同的签名。“Mykai Bykai”15岁的王俊凯几乎得到了所有的温柔,始终像个孩子,15岁的karry却几乎丢掉了所有的温暖,只剩下一个王俊凯。这样反复平淡的生活里王俊凯从来没有一点抱怨,他安然的享受着karry所有的照顾,这个少年在无尽的黑夜里瑟缩着把冰温热成火,然后依偎着火光满足而温柔的生活。karry却能清楚的看见王俊凯每一次看见篮球比赛时眼里的渴望,就像夜里闪烁着的璀璨星光。“小凯去上学好不好?”karry坐在床边整理着王俊凯凌乱的头发,看着睡眼朦胧的人温柔的开口,“小凯该剪头发了。”王俊凯只是嘟囔着细碎不清的话语,翻了个身抱着karry的胳膊蹭了蹭又沉沉睡去。karry看着他,默默数着他的睫毛,任由他抱着自己的手臂,一动也不敢动。直到阳光洒满整个屋子,王俊凯才迷迷糊糊的起身对上karry的脸。“小凯去上学好不好?”王俊凯几乎要从床上跌下去,karry伸手拽着他刚想问有没有窝着哪儿就听见少年颤抖的哭腔:“我不要回美国念书,哥不要赶我,不要赶我走,我都改什么都改……”王俊凯攥着karry的袖子,指节用力的发白。karry愣了两秒,然后一把将还在哭泣惶然的少年搂在怀里,王俊凯几乎箍着他抽噎着一遍一遍的呢喃。顾不上疼,只剩下被放大的笑意,终于清晰的浮现在嘴角,karry一边拍着少年的背一边揉着他的脑袋:“小凯好傻啊,哥怎么舍得让你走。”感受到怀里的人慢慢平稳的情绪,才笑着补充:“哥是说,小凯替哥上学去吧,不然哥就没有毕业证拿了啊,正好我们小凯打球很棒,说不定可以拿到奖金来养活哥哦。”这世上有太多事情不为人知,像海面下隐藏着的浮冰阴影,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看见的就是真实,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拥抱的不是幻影。最简单的错位,让王俊凯暂时成了karry,眼睛里闪烁着星光的karry,眉眼之间温柔含笑的karry,所有人都惊讶于这个自打开学未曾出现的人竟然有如此惊讶的球技和帅气温和的面容,然后也慢慢接受了他略显笨拙的字迹和上课困乏的双眼。他就像普通人一样被接纳被包容,像每个中学都有的几个体育生一样稍微耀眼。教练在反复考量中把他定成了校队的队长,然后他和他的队友,和他手里的篮球一起,拿到了重庆市的冠军奖杯。说起来短暂的不过是几句话的时光,对于日日夜夜相依为命的两个少年,却长到足以发生最惊世骇俗的变化。拥抱亲吻,唇齿依偎,王俊凯不是没有尝试着躲避或者拒绝,只是软糯着犹豫躲闪的脸红少年根本不了解有一个词叫欲拒还迎。又或者说,王俊凯根本没有坚决的反抗,那些因为迷茫或恐慌造成的不确定都没办法抵消他心里对于眼前人同样的爱和狂热,所以象征性的犹豫变成了赧然的羞涩,变成了给karry尝试着的挑逗最好最满意的回应,换来的是更疯狂更放纵的关系,更贪安更沉沦的彼此。像最普通的恋人,却更危险特别,更暧昧敏感,更蚀骨销魂。相似的脸庞,暧昧却分明的神色,看着对方就像看见全然不同的自己,颤栗的回应和温热的呼喘几乎拼凑了不谙世事的全部回忆,只是对于更深刻的表达不敢尝试的karry终究还是没能把最后的底线突破,从美国赶过来的母亲哀求着倔强的少年回去,妈妈终究还是两个人的妈妈,像从前一样美好温柔,最模糊最清晰的日子里,无忧无虑天真稚嫩的时光不会骗人,karry日日夜夜思念的亲人站在面前,用那双温柔似水的眸子看着他,轻轻的用最熟悉的嗓音和语调唤着他的小名“阿瑞”“阿瑞”纵然karry有千百道伤口和难以计数的冷漠,也终究在这一声声温柔的呼唤里放下了自己所有的顾虑,扑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泣不成声。妈妈呆了好长一阵子,这段兄友弟恭每天闲适安逸充满爱意的日子几乎把karry最后的棱角打磨的干干净净,所以当妈妈试探性的问起要不要一起回美国的时候,karry几乎差点就要在对面两双期待的眸子里干脆的点头允诺,却终究想起另一个落寞孤独的高大背影,轻轻摇了摇头。他没办法抛开他。就算冰凉寒冷,就算形单影只,就算那个人并不细心甚至不能照顾自己,就算那个人面对妈妈要带他走的要求笑着点头。karry太像他。倨傲的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开口拒绝或者挽留,所以他看得到那个人点头的时候眼睛里的疼痛,和目送妈妈起身的时候满脸的失落黯然。开不了口,不能开口。所以karry不能离开。作为他骨血性格的延续也好,作为这世界上陪他一起疼痛挣扎的人也好,作为一样自虐却彼此理解的人也好。妈妈已经有小凯了啊。可是如果爸爸没有了karry,就什么都没有了。不愿意看妈妈失望的眼神,更躲开了王俊凯质疑询问的目光,karry刻意的冷漠孤独起来,就像最开始的自己。如果慢慢远离,分开的时候,是不是就没有那么疼?经历变故的少年都过分的敏感,无论是看起来习惯伤口漠然冰冷的karry,还是看起来不谙疼痛温柔阳光的王俊凯。那些不在意和未感知不过是安慰彼此的伪装。一心想保护王俊凯的karry装作习惯疼痛不起波澜,而知道自己被保护的王俊凯就装作天真温暖和乐平安。不过都只是想让对方踏实安稳,全不顾自己魇障纠缠。也许戴久了的面具终会变成脸上的一层皮,纵然是敏感也能变化成全然不同的情状。karry的敏感张扬而尖锐,像团成一团的刺猬,王俊凯的敏感却隐密而血腥,那些锋利的刺,全都被他妥善的颠倒,给世界的是光滑温润的外壳,留给自己的才是固执深刻的折磨,针针进骨,血肉模糊。你不知道。我不知道。除了鲜血淋漓的那个人自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karry没有送机。王俊凯甚至没有回头寻找,敏锐如他,早就亲手敲碎了自己所有可笑的执念和幻想,一遍一遍铺开的事实和一次一次执著的渴望几乎让他耗尽心血,他终究是理智的,即使他在这一年多的时光里几乎就要耗尽所有的理智,终于还是在疯狂的前一秒,悬崖勒马,苦海回头。就像karry不知道王俊凯满是温热腥咸的疼痛。王俊凯也不会知道,karry冰冷的尖锐底下,有着最不可收拾的矛盾折磨。没有人能确信自己看见的就是最残忍的真相,就像没人能肯定自己怀里的爱人不是美好的幻影。

评论(4)

热度(10)